<button id="29qqs"><menuitem id="29qqs"></menuitem></button>
        1. <object id="29qqs"></object>
          <label id="29qqs"><address id="29qqs"></address></label>
          <pre id="29qqs"><menu id="29qqs"></menu></pre><button id="29qqs"></button>
          <object id="29qqs"><small id="29qqs"><acronym id="29qqs"></acronym></small></object><button id="29qqs"><menuitem id="29qqs"></menuitem></button>

            我們需要怎樣的人工智能新教材

            2020-01-13 09:30:29 來源: 光明日報 作者: 熊丙奇

            近日,國家教材委員會印發了《全國大中小學教材建設規劃(2019—2022年)》。在高等學校教材建設方面,國家教材委員會辦公室負責人表示,將適應新形勢,瞄準國家戰略需求,圍繞人工智能、大數據、區塊鏈、網絡空間安全、環境科學、海洋科學、能源科學等領域,集中力量編寫一批新教材。

            近年來,隨著相關產業的快速發展,我國高校也加快了新學科及專業建設。如人工智能專業在2018年度被列為新增審批本科專業,全國有35所高校獲批建設;智能科學與技術專業在過去10年間,每年新設的院校數基本上就在2~3所,而近兩年來大幅增加,據統計,2017年全國有19所高校新增了智能科學與技術專業,2018年這一數字更是增長到96所。新專業的建設,也對教材、課程和師資建設提出一系列新的要求。

            目前看來,缺乏統一的教材,是人工智能等新專業建設存在的問題之一。核心教材的編寫,有利于各高校組織教學,保障新開設專業的人才培養質量。但是,要培養各具特色的人才,形成各校的人才培養特色,更需要落實和擴大學校的自主權,由本校的專業教師,結合本校的辦學條件和人才培養要求,依托核心教材,編寫校本教材,創新教育教學模式。

            對于人工智能等新專業建設,當前各高校都在探索。客觀而言,一些學校新專業建設,概念大于實質,對學生的專業教育存在碎片化、低水平重復的問題;有的學校則把之前分散到不同學科、與新專業看似相關的課程拼湊起來,專業建設和課程建設都缺乏系統性、完備性。針對這些情況,確定核心課程、編寫核心教材,就有很強的現實必要性,這關系到新專業基本質量標準的確定。

            但需要注意的是,要想培養產業發展所需人才,首先必須推進產教融合,不能指望僅通過書本和課堂教育,就能培養出高素質人才。一方面,在課程建設、教材編寫中,要引入企業的力量并參與其中;另一方面,教師的教學不能照本宣科,而應結合產業的發展,培養學生的創新創造能力,這就需要教師創新教育教學方式,結合應用場景開展教學。

            其次,這些新興領域的技術發展可謂日新月異,而教材的編寫具有不可避免的滯后性。因此,核心教材只能介紹最基本的理論與技術,教師要結合產業最新發展開展教學,必然要有對統編教材“校本化”的過程。我國高校引進的國際教材不少,然而,國際教材鮮有統一編寫的教材,都是大學教授自己編寫、出版社出版,再由大學教師、學生結合自身的情況選用。這種教材編寫、選用機制,既促使教材編寫、出版者以高質量的內容吸引讀者選擇,又體現出學校的自主性。

            值得強調的是,編寫教材的最終目的應該是提高人才培養質量。近年來,我國高校教師樂于編寫教材,但不少人的目的主要是完成出版圖書指標,以便評職稱、申請人才計劃等,因此部分教材存在拼湊、低水平重復等問題。這偏離了育人的目標,也反映出一些高校存在不重視本科教育教學的現實問題。這一問題不解決,教材編寫質量問題就難以真正得到重視,就算編寫了好教材,也會由于教師在教育教學中的投入不夠等問題,難以用好教材。

            (作者:熊丙奇,系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)

            加載更多>>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冷媚

            時評

     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    不必對人工智能畏如虎

            近年來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進步,許多人擔憂有朝一日人工智能會替代人類的工作崗位,造... [詳細]

            1024基地_手机看片你懂_1024你懂的手机基地